“言论自由,莫谈国事!游戏研发中立论坛...”  (10-10)  “论坛主旨:激发你游戏制作的潜能”  (08-12)    

首页  列表  注册  登陆  搜索  用户  排行  帮助
欢迎光临何苦做游戏-游戏开发论坛,请登陆注册
会员总数:18018 新进会员:caileyou
用户   自动登录
密码    
主题总数:16092 回复总数:24454
今日主题:1 今日回复:2
访问峰值:723 发生时间:2005年06月01日
论坛首页--行业交流专区--法制时空:网络虚拟人物有名誉权吗?
帖子主题:法制时空:网络虚拟人物有名誉权吗?
    bbsman
 
  
 注册:2004/7/20         

 状态:普通会员            
 经验:7277

 帖子:710

楼主[2005/4/13 9:40:54]      

来源:法制日报 记者 梁国栋 曹景常 通讯员 李晓峰

  事件回顾:

  吉林首例游戏侵权案一审结束 联众败诉
  吉林首例网游引发名誉权诉讼案终审!

  张龄:当上“司令”容易吗!

  张龄今年30岁,6年前迷上了北京联众电脑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的网络游戏“四国军旗”。 

  为了实现积分排在首位的梦想,他当时几乎每天都要进入游戏。2000年,张龄发现大庆服务器中的“决战四合院”内高手云集,但是需要价格不菲的会员卡。为了能和高手过招,张龄不惜重金买来会员卡,进入这个服务器。玩家们渐渐发现这个叫“豪门·玉儿”(ID号youxiwawa101010)的高手对他们形成威胁,再后来,“豪门·玉儿”竟然以9537分名列8段位、司令的称号,在“四国军旗”游戏中排名第一。

  “这就意味着在‘四国军旗’的游戏中,我就是全国第一”张龄自豪地说。

  “联众世界”是北京联众公司主办的在线棋牌游戏休闲网站,它覆盖面广、影响大、用户众多,自1998年开办以来,已经发展为世界上最大的华人在线游戏网站。“四国军旗”是联众公司创建的一种网上游戏,游戏设置的分数和等级是为鼓励用户积极上网参与的一种激励政策。它会给最高段位者带来什么呢?主要是荣誉。能进入8段位,司令级别,用张龄的话说,是经过了长时间艰苦卓绝的努力才获得的。

  资料显示,“豪门·玉儿”是苦战了11256个小时,才在2002年末荣登“司令”宝座的。这只是个荣誉,可这荣誉也有价值。张龄的网友曾想以一万元的价格购买他的ID号,可是张龄太珍惜自己的这一成果———这些年他为此付出得太多了,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无论对方怎么说,他也没有卖。张龄说:“我不会轻易卖掉它。全国第一,容易吗!”

  一纸公告:“司令”被解职

  2003年1月20日16时35分,张龄在“四国军旗”论坛中发现了一个公告:同一ID不能在同一时间从同一计算机登陆不同服务器玩同一游戏,这项自动限制是为了杜绝作弊。但是,由于同一游戏不同服务器上的用户列表如果同步,会影响用户的游戏速度,所以联众世界服务器系统存在同一ID在同一时间可以从不同计算机登陆不同服务器玩同一游戏的漏洞。

  公告还有这么一段话:近日接到大量用户投诉“豪门·玉儿”利用联众系统漏洞,用同一ID同一时间在不同服务器玩游戏,进行炒分。经对“豪门·玉儿”的游戏记录进行检查、核实,发现“豪门·玉儿”利用该系统漏洞进行炒分作弊,炒分作弊记录最多的一天竟多达171分。根据联众游戏作弊处罚条例(修订版四)中(三):“用户如果发现游戏程序存在漏洞,有义务向游戏管理员及时通报,恶意利用作弊软件或程序漏洞获得不正当利益者,一旦被联众用户服务中心查出,将被清零处分”。联众用户服务中心决定对“豪门·玉儿”予以清零处分。

  玩家找法:“豪门·玉儿”有无名誉权

  张龄认为,联众在没有通知自己的情况下,将自己的积分清零,并取消排名,致使很多用户认为自己是骗子,对自己已构成名誉侵权。经过再三考虑,他最后选择了走法律途径。2004年4月26日,吉林市船营区人民法院准予立案。同年6月29日法院开庭,张龄提出让北京联众电脑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恢复自己的名誉权、在国家级报刊及联众网络上公开道歉、承担诉讼费、赔偿精神损失费5万元等诉讼请求。张龄没有请律师,他决定自己辩护。联众公司则由产品与服务中心总监关粤带队,北大法学博士、北京立方律师事务所律师谢冠斌、法律顾问霍旭虹的强大阵容参加诉讼。

  法庭确定双方的四个争议焦点:一、网络游戏中的虚拟ID号“豪门·玉儿”与张龄是什么关系,张龄有无诉讼主体资格;二、同一ID同一时间在不同服务器玩同一游戏,是游戏习惯还是故意利用程序漏洞作弊;三、清除“豪门·玉儿”的分数,张龄人格权是否受损;四、张龄诉讼请求标的是否合理合法。在法庭举证阶段,法庭在进行张龄人格权是否受损问题调查时,因原告方的证人在法庭旁听,受到被告的质疑,原告新的证人不能按时到庭,法院暂时休庭。

  张龄:心灵受伤害我有证人

  该案在2004年7月15日继续开庭审理。庭审中张龄的三个证人到庭,证明“豪门·玉儿”在现实生活中就是张龄。“原来他很开朗,吉林市就一个‘司令’,太不容易,我们都很佩服他。”“联众将张龄的积分清零,我们网友认为他人品不好。由于心情郁闷,他的体力都不如从前了。”

  庭审中张龄说:“既然原来能够一个ID去多个棋室下棋,的确有很多热心的四国军棋的朋友帮我下棋。但要指出的是,这是挣分而不是炒分。因为朋友输了,我也丢分。进多个棋室下棋是我的权利也是我的兴趣,为什么要说我是炒分?”

  张龄说,因为联众将他的积分清零,有的网友理解他,有的则认为他人品不好,连女友也跟他分了手。他在北京工作,有很高的收入。由于心情郁闷,不得不请假回到了吉林市。几个月来他损失了几千元钱。在法庭论证张龄诉讼请求标的是否合理合法时,张龄说,多年来他太爱“四国军旗”这个游戏,苦战了11256个小时,才在2002年末荣登“司令”宝座,他为此花费了大约七万元。“我虽然未婚,但‘四国军旗’游戏排名第一,就如同我培养的孩子,父母怎样关心后代,我就怎样关心它。”

  联众:解职的是“豪门·玉儿”

  在双方辩论阶段,联众的律师认为,虚拟的人物没有名誉权,本案原告并非合法诉讼人。联众对“豪门·玉儿”因炒分作弊将积分清零,针对的是ID号中的“豪门·玉儿”,并非针对张龄。网络的ID号有两个层次,一是注册人,二是使用人。从“豪门·玉儿”的炒分作弊事实看,有多个使用人。张龄在ID号注册的信息与“豪门·玉儿”不一致,原告的真实身份不是“豪门·玉儿”,所以也就不存在清零积分侵犯张龄名誉权的问题。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2001)7号第八条规定: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

  联众的律师指出,联众游戏的所有用户本应该进行公平的竞技和娱乐活动,但是目前尚有少数用户使用恶意耗时,作弊炒分,利用作弊软件和游戏漏洞进行作弊等手段,进行不公平竞争,破坏了网上娱乐的良好环境,影响了其他用户的游戏热情。再说,假定张龄就是“豪门·玉儿”,那么他就是联众的玩家,也就跟联众的员工一样,单位处理员工,员工怎能告单位呢?就是起诉法院也不该受理。

  联众的律师认为“豪门·玉儿”至少利用了同一ID同时在不同服务器玩同一游戏进行炒分。另外,“豪门·玉儿”曾向公司提交过“不在一个服务器里玩同一种游戏,算不算作弊”的问题,说明他明知该游戏程序存在漏洞,他或者是他的同伴恶意利用系统漏洞,获得不正当利益。炒分作弊违反了大多数玩家应当遵守的基本规则。张龄说他没作弊,但他怎能保证利用他ID号的人都没作弊呢?

  张龄:联众曾说这不算作弊

  针对“豪门·玉儿”与张龄的关系,张龄表示,联众游戏的服务条款上没有要求实名制,只有自己知道“豪门·玉儿”这个ID号的三级密码,是这个号码的主人。被告方认为,ID号“豪门·玉儿”的注册信息中名字不是“张龄”,网上发帖子公开承认的身份不是张龄本人,这个号码也被多人使用。针对同一时间同一ID在不同服务器玩同一游戏,是游戏习惯还是故意利用程序漏洞作弊的问题,张龄提出一份书证。张龄在2002年10月10日13时12分07秒询问客服人员,“我的ID有朋友想玩,我告诉他密码了,如果他和我不在同一个服务器里玩同一个游戏,算不算作弊?”2002年10月11日0时44分58秒,*kf030回答:“这个不算作弊,同一用户是可以在不同服务器和不同游戏中进行游戏的,不过为了用户名的安全,建议您不要两个人用一个用户名进行游戏。”被告坚持认为,联众服务条款中规定,炒分分为主动炒分和被动炒分两种。主动炒分指的是用户故意利用一个或多个用户名为某个用户名送分从而使这个用户名轻松获得分数或盘数的行为,被动炒分指的是其他用户故意为其中一个用户送分的行为,使之轻松获得分数和盘数,从而轻松获得荣誉。

  张龄认为:退一万步说,即使“豪门·玉儿”在同一ID同时在不同服务器玩同一游戏是联众游戏规则的纰漏,但这一纰漏不该让用户来承担后果。如果联众在事先就发布通告不准这样做,那会省去多少麻烦?制度不完善带来的后果,应当自行承担相关责任,而不应当强加在用户头上。此种做法就是垄断经营,一家说了算,违背了联众对用户“公平、公正、良好、和谐的游戏环境”的承诺。

  尘埃落定:网络游戏玩家终审获胜

  2004年9月1日,船营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一、联众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三日内,在联众世界网络发表“致歉通告”,公开就“豪门·玉儿”被清零一事对“豪门·玉儿”致歉,内容须经本院审查;二、联众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三日内,为联众世界四国军棋游戏ID“豪门·玉儿”恢复积分9537分;三、联众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三日内向张龄给付精神抚慰金30000元人民币。联众公司向吉林市中院上诉,吉林市中院在2004年11月22日开庭审理此案。

  二审法院认为,被上诉人张龄与网络世界中的虚拟人物“豪门·玉儿”相对应,张龄有权提起诉讼。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联众公司认定“豪门·玉儿”存在炒分作弊行为,并将“豪门·玉儿”游戏积分清零的行为,是一种侵权行为。

  1、“豪门·玉儿”游戏并不违规,联众公司对“豪门·玉儿”清零前,联众游戏服务条款以及作弊处罚条例中,并无禁止“同一ID同一时间在不同服务器玩同一游戏”的规定。同一ID同一时间在不同服务器玩同一游戏的现象,在游戏用户中普遍存在,故“豪门·玉儿”不算违规;

  2、联众公司援引的处罚规范,不适用“豪门·玉儿”的游戏行为。联众公司无证据证明“豪门·玉儿”利用了程序漏洞,联众公司以该项规定处罚“豪门·玉儿”属适用规范错误;

  3、不能认定“豪门·玉儿”有炒分事实,联众公司在无规则要求的情况下,不能以“豪门·玉儿”某一时间段成绩的反常,认定其存在炒分作弊行为。

  二审法院认为,因被上诉人联众公司将“豪门·玉儿”积分清零这一行为属侵权行为,故联众公司应对其侵权行为承担恢复原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网络世界上的虚拟人物“豪门·玉儿”就是张龄,那么“豪门·玉儿”在网络上受到的指责实际落在张龄身上。

  张龄提供多位证人,证明“豪门·玉儿”积分被清零后,很多以前的朋友认为张龄不诚实,张龄已经实际受到精神上的伤害,故联众公司亦应对其侵权行为承担赔偿张龄精神抚慰金的民事责任。

  综合考虑联众公司侵权过错、情节、侵权给张龄造成的后果及联众公司的经济能力,原审判决由联众公司给付张龄精神抚慰金3万元过高,二审法院予以调整。

  原审判决由联众公司向“豪门·玉儿”致歉不当,因已认定“豪门·玉儿”即张龄,且本案当事人是张龄,“豪门·玉儿”只是虚拟人物,故联众公司提出的不应向“豪门·玉儿”致歉的上诉请求有理,联众公司应向张龄致歉。

  二审法院认为,关于张龄要求恢复排名之主张,由于时过境迁,其他游戏用户积分已变,故恢复原排名第一已不可能,张龄该项请求二审法院不予支持。另经审查,原审判决并不存在程序违法的情况。

  经二审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依照有关法律规定终审判决如下:

  一、撤销吉林市船营区人民法院(2004)船民一初字第660号民事判决;

  二、上诉人北京联众电脑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在联众世界网络上发表“致歉通告”,公开就“豪门·玉儿”积分被清零一事向被上诉人张龄致歉,并明确表述“豪门·玉儿”即张龄。致歉通告内容须经二审法院审查;

  三、上诉人北京联众电脑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为被上诉人张龄在联众世界四国军棋游戏中的ID“豪门·玉儿”恢复积分9537分;

  四、上诉人北京联众电脑技术有限责任公司赔偿被上诉人张龄精神抚慰金人民币10000元,此款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付清。

  律师:法律空白亟待填补

  吉林市佳誉律师事务所阚素华律师对此案作出这样的评论:“信息产业发展相当快,而相关法律相对滞后,这就可能出现法律的真空。网络游戏已经形成一种产业,而相关的法律法规并不健全。这就很容易造成一相情愿,谁经营谁就说了算的一言堂,也容易造成由于考虑不周,游戏规则或其他自己规定的条例出现漏洞的情况。为了打破这种单边主义,就要建立相应的法规,这样才可以使天平不至于倾斜。”

  北国律师事务所郭占辉律师认为,此案的特殊性在于对今后的类似案件有参照价值。网络虽是虚拟的,但伴随着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虚拟空间仍有消费的问题、维护各类权益的问题。本案的意义在于它使人们普遍意识到,有关司法部门应尽早完善电子信息产业及其虚拟空间法规体系,让网络游戏之类产业在有法可依的范围内有序进行。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欢迎大家踊跃发言!

该主题帖子共[ 1 ]页 页码:第 1 页

论坛图例
开放帖 热门帖 被锁帖 总固顶 类固顶 固顶帖 精华帖
© 1998-2018 Npc6.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D
沪ICP备1605006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