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苦做游戏!- 游戏制作de文化

 

 



生死魔兽能否唤起中国制造
日期:2009-11-20 作者:青年报 阅读:502
 

11月2日晚间,一则新闻迅速被各大门户网站置于首页。这则新闻说,新闻出版总署决定终止网之易公司拟运营的《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的审批,退回其申请。理由是,网易公司的关联公司——网之易公司已经严重违反了国家有关规定:网络游戏上网前须经新闻出版总署前置审批;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的互联网游戏作品须经新闻出版总署审批。

  就在第二天,文化部公开表态认为,新闻出版总署现阶段对这款游戏的管理属于越权行为。

  在业界看来,这场博弈升级,折射出更深层次的问题:网络游戏行业近年来膨胀式发展,2008年销售收入已达180多亿元,对监管部门和监管效果提出挑战。国内网游企业如何自强,如何在庞大的市场中与欧美系、韩日系的游戏分羹,同样备受关注。

  10年前,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网络游戏《传奇》上线服务,被视为中国网络游戏的开端。但过去10年,由于缺乏优秀的游戏产品,国内运营商只能听命于境外开发商,利益毫无保障。也有业界人士认为,这是国内网络游戏屡屡被欧美或日韩系网络公司掐着脖子发展的10年。

  一款美国游戏如何使两家国内企业反目

  事情的缘由并不复杂。《魔兽世界》是美国暴雪公司出版的一款网络游戏,过去五年都由第九城市公司(以下简称九城)在中国代理运营。今年上半年,暴雪公司和九城的合作即将到期,暴雪公司寻找了新的代理机构——网易旗下的网之易公司。

  按照合同,在今年7月前后,这款网络游戏将移师到网之易公司名下,由其代理运营。一波三折的是,九城公司却向有关部门举报说,网之易公司可能存在违反国家相关网游管理政策的问题。

  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这封公开信起了作用,可现实的情况是,网之易公司迟迟没有拿到新闻出版总署的审批,却在9月19日正式重新运营这款游戏。11月2日,新闻出版总署退回网易递交的申请。

  一起行业内新闻升温为热门新闻,不仅因为相关主管部门各有说法,更因为我国网络游戏覆盖人数众多,10年间用户已达4936万,2008年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83.8亿元。

  在今年7月底举行的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产业高峰论坛上,网易的CEO丁磊就已经和九城的总裁陈晓薇“短兵相接”——丁磊发言指责有同业企业在搞不正当竞争,意指九城的公开举报;陈晓薇也不甘示弱,质问是什么让两家国内兄弟企业反目成仇。据在现场的人回忆,当时陈晓薇是准备了一份发言稿的,但由于丁磊发难在先,她才脱稿反击。

  当时有业界人士这样分析:双方如此互相不给面子,都因涉及自身重大利益。在网易一方,有数据显示,其购买魔兽版权时,花了20多亿元,而停服期间,网易每天损失数百万元;在九城一方,过去几年间,魔兽的收入占其总收入的92%,失去魔兽,九城几成空壳。所以在双方看来,对方都采取了不正当竞争的手段,破坏了网络游戏行业的生态平衡。

  而业界认为,在整个论坛中,最具警醒价值的是,扮演和事佬儿角色的张朝阳发言说:“各个网游企业钱都赚得差不多了,大家不要再为小利争斗,应该考虑产业的利益,国家的利益。”

  网游国产大片何时出现

  也有专家认为,两家企业的“魔兽”争斗表象背后,还包括国内企业如何自立的问题。

  研究者谈及网游的发展时,都愿意用国产大片走过的道路做比较。若干年前,国产影片也曾经被美国大片挤得喘不过气来,但随着国产影片投入的加大,以及理念的创新,最近几年的国产大片丝毫不比一些好莱坞大片逊色,甚至在同一放映档期中,国产大片的票房有可能高于美国大片的票房。

  专家们也希望,在未来,随着国家扶植力度加大,以及企业自身投入的加大,国产网游有可能出现国产影片那样的发展。

  在国家层面,2003年9月,网络游戏正式被列入国家863计划。政府将投入500万元支持原创网游开发,几家国内企业为863计划的第一批受益者。而近年来有数据表明,国产网游也并非一败涂地。2008年,中国自主研发的民族网络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110.1亿元,比2007年增长了60.0%,占中国网络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的59.9%,并有15家中国网络游戏企业自主研发的33款游戏产品进入海外市场,实现销售收入为7074万美元,比2007年增长了28.6%。

  数据上呈现的优势,并不代表一些玩家就能买账。在今年7月底举行的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产业高峰论坛上,官方对目前我国网游存在的断腿问题如此评价——高端人才紧缺,自主创新能力不足,原创游戏研发水平亟待提高;一些企业片面追求经济效益,忽视社会责任,在运营过程中擅自提供一些对玩家特别是青少年具有不良诱导性的内容和系统设置,以此吸引玩家,谋取不正当利益。

  而在现实生活中,网络游戏也被家长们认为扮演着误人子弟的角色。网络游戏究竟是发展还是裹足也尚有加大的争议。

  一款成熟的网络游戏至少需要7年的开发时间,这也需要一个耐得住寂寞、舍得投入的企业。

  九城总裁陈晓薇说,92%收入突然蒸发的事实给企业敲响了警钟,九城必须反思的是如何加强自主研发。加强自主研发的能力已经被九城确立为未来发展的重点。

  也有业界人士说,这几年,国内的网游公司都挣了不少钱,在自主研发的投入上应该是不差钱的,不能等到别人卡住脖子了才醒悟。

  中科院研究生院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吕本富是国内首位网络经济方面的博士,他认为,在未来网游的发展中,应该鼓励游戏开发商们把他们的技术转让给中国,鼓励优秀的游戏开发商把他们的研发基地搬到中国,客观地说,我国网游技术与国外的差距还是不小的。

  “魔兽”有没有替代品

  在过去的几个月间,“魔兽”这款游戏先后经历了停服、内部测试等阶段,期间发生了著名的“贾君鹏”事件。这一事件迅速在网络发酵,被认为是“魔兽”玩家们等待开服时无聊心态的反应。根据九城披露的数据,我国“魔兽”游戏的活跃玩家有500多万人。

  已经步入中年的老马是热门网游“魔兽世界”的忠实玩家,从2004年这款网络游戏进入中国,老马就始终与“魔兽”不离不弃。在这款游戏中,老马获得的是和网友们一起攻城打怪胜利后的愉悦,即便不组队打怪的时候,老马也喜欢一个人在“魔兽”虚拟世界中的大草原上信马由缰。这样的时光,是老马在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最简单的放松。

  老马说,“魔兽”停服期间,他也尝试玩过一些国产网络游戏,但总觉得比不上“魔兽”,后来索性不玩了,专一等待“魔兽”开服。他回忆说,2004年第一次接触这款游戏时,国内的游戏大多还是二维的,但“魔兽”已经是三维动画,觉得非常震撼,让玩家觉得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但始终让老马忠诚这款游戏的关键是,“魔兽”世界与现实世界逻辑高度一致,以及玩家在魔兽世界中的角色扮演。老马在“魔兽”世界中有各种各样的身份,有时候扮演牧师,有时候是骑士。在“魔兽”的世界里,最重头的游戏是,25个人或者40个人,在一个首领的率领下,组成一个团队,攻打怪兽。在这个团队中,玩家们扮演猎人、骑士等角色。现实生活中的老马是一个比较平和的人,所以在“魔兽”的世界中,他也常常选择扮演牧师这样的角色。

  老马说,自己不适合扮演组织者。组织者一般要能说会道,能鼓舞士气。在游戏中,玩家们通过电脑的语音系统相互交流,所以会做“思想工作”将是很重要的才能。

  另外,组织者还要有攻城战略,一般打一个怪物大概要过13个关口,只有那些常胜者才能聚集人气。老马说,他曾在有的网吧看见,一个团队的组织者带领打怪的场面,那阵势简直跟真正的战役没有两样,玩家们聚在一起锣鼓喧天,斗志高昂。

  老马说,很难相信,他接触的“魔兽”世界中的首领们,现实生活中有的就是一名送水工,他们在虚拟的世界中运筹帷幄,指挥若定,实现着自己的理想。

  通常,“魔兽”的收费是,30元的卡可以玩66个小时。对大多数魔兽的玩家来说,这款游戏的停服,经济上不会有太多的损失,损失是已经在虚拟世界中建立的身份和地位,以及多年来积攒下来的法器和装备。那些装备是在打怪物胜利后获得的战利品,也是这个世界里身份的象征。

  在这款来自美国的游戏中,还给玩家们提供了一份后台数据。玩家们通过阅读自己的相关数据回忆起参加的每一次战斗。

  老马说,他根本不关心是网易还是九城提供服务,也不关心究竟哪个部委有权管辖这款游戏,他在意的是虚拟世界能带来的愉悦。

  发展网游需要智慧和艺术

  网游既是近年来最挣钱的行业,但也因为其裹挟了不少青少年沉迷其中而饱受社会的诟病,如何平衡两者,专家认为需要监管的艺术和智慧。

  吕本富认为,监管和审核游戏,是一门学问。游戏要考虑到如何不让青少年沉迷其中,如何保护青少年的视力,不是没有**就合格。

  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研究员于国富认为,“作为一款用户众多的网络游戏,对于老百姓日常网络生活来讲,影响还是挺大的,甚至超过某一些媒体,新闻出版总署慎之又慎,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网络游戏有积极作用,也有负面作用。”

  于国富认为,新闻出版总署有《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文化部有《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各自的职权都有分工。

  “另外,有一个很明显的逻辑,网易如果不认可相关规定,也不会向新闻出版总署提交申请。”他说。

  对此次《魔兽世界》被终止审批,有关专家认为,事件本身并不比其折射出的问题更值得探讨。一个普遍的观点是,国内对于网游的管理水平,滞后于网游本身的发展水平。

  “对违规一定要处罚。”但吕本富同时认为,有罚还应该有奖,对愿意把技术带到国内的优秀开发商也可以给予奖励。“最终目的是促进行业发展。”

  于国富认为,目前我国对国产游戏的扶持力度还不够。他呼吁玩家尽力支持本国的网络游戏。“虽然游戏情节或画面还需要不断改进,但毕竟和本国的文化是关联的。”

  谁管500万“魔兽”玩家

  从不起眼的小兵到成为兵家必争之地,网游在争议中一路走来。网游市场先后产生了丁磊和陈天桥两位中国大陆首富,并让因生意失败而一蹶不振的史玉柱重回富豪榜,网络游戏的巨大潜力也让更多的人投入其中。有人形容网游的暴利像在中东开油井一样,一钻下去,油就汩汩地向外冒。

  据《200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统计,2008年中国网络游戏产业的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83.8亿元人民币,比2007年增长76.6%,同时为电信、IT等行业带来高达478.4亿元人民币的直接收入,其规模超过传统三大娱乐内容产业——电影票房、电视娱乐节目和音像制品发行。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孙寿山在一次讲话中透露,今年中国网络游戏产业的市场实际销售收入,有望达到240亿元至270亿元人民币,并将为电信、IT等相关行业带来近670亿元人民币的直接收入。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今年7月发布《第2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2009年6月网民网络游戏服务使用率为64.2%,用户规模达到2.17亿人,较2008年年底增长3000万人,使用率提升了1.4个百分点。

  网易何去何从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国内的网游领域,前三名分别是腾讯、盛大和网易。2009年第三季度的营收分别为14.32亿元、12.97亿元、8.77亿元。

  探花网易却惹上了比腾讯和盛大都大的麻烦。有分析认为,除了九城之外,网易拿到的《魔兽世界》代理权还有其他人眼红,背后角逐的可能是好几股力量。IT评论者洪波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这款游戏的超高人气未来将会给网易带来很大的收入,中国网游格局也会为之一变。但现在《魔兽世界》并没有给网易带来什么收入,也没有上升到很重要的地位,所以终止审批并没有对网易的股价造成太大的影响。

  网易称,已经获悉新闻出版总署在其官网上公布了要求网易停止《魔兽世界》收费运营及新用户注册的开放,但网易和上海网之易均尚未收到新闻出版总署要求其停止收费运营的正式通知。网易《魔兽世界》仍在收费运营,新用户注册也未停止。

  但如果一直这样僵持,或者最终导致《魔兽世界》无法通过审批,对网易的影响则是巨大的。

  有人测算,《魔兽世界》的注册玩家在500万以上,正常运营时其同时在线玩家超过100万,按点卡0.5元/小时的收费标准,如果被迫取消收费或者停服,一天的损失至少在200万元。

  盛大前副总裁、暴雨娱乐公司CEO朱威廉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只要符合国内网游的背景和规则,我们不应该闭关自守,国内的网游同质化很严重,引进一些国外的优秀游戏可以增加竞争,进而提高国内网游的整体水平。

  “网易接下来不仅要面对一款游戏和一群玩家,更将在整体公关战略中接受严峻考验。”朱威廉说。

  不管是九城还是网易,文化部还是新闻出版总署,忽略的都是500万《魔兽世界》玩家。洪波说。

  “魔兽世界”里有什么

  郭杜熊(化名)有件事一直瞒着父母:从高中开始,他接触了网游,梦幻西游、诛仙、QQ幻想等都有涉猎。在高三的时候,他锁定了《魔兽世界》,这款游戏曾经在央视12套被“曝光”,在一些著名的戒网瘾专家眼里,被视为洪水猛兽、精神鸦片。

  跟一些专家所描述的“网瘾少年”不同,郭杜熊以江苏省理科前100名的成绩进入复旦大学,并且每年都获得奖学金。

  “开始,大家都是按部就班地做任务升级,尊崇多劳多得原则。后来,史玉柱的‘征途’乱了行规:有钱可以向系统买顶级装备,买高级别人物,从而轻而易举秒杀游戏中其他的玩家,杀戮以及恃强凌弱的快感成了网游中的主旋律。”郭杜熊说。

  “直到‘魔兽’的出现,不再能直接买到装备、人物,甚至在战斗中装备所起的作用也没那么重要。人民币不再主导一切,多劳多得原则重新得到了尊重。”

  “有一次在阿拉希盆地,我一个人守着铁匠铺”,郭杜熊说,这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要点,他隐身以后静候对方的反扑,终于等到一个有着最高等级装备s4的法师到来。他有很好的意识,察觉到这里可能有埋伏,对着旗帜放了长时间的暴风雨,“只可惜他面对的是一个有着更高端意识的德鲁伊”,郭杜熊一脸的得意,“我悄悄潜到他身后,偷袭、裂伤、斜掠、再裂伤,一套连招轻松灭掉他。要知道,我的装备只有s2,和对方有两档差距,但在这个游戏中,意识、操作以及团队配合,才是获胜的关键。”

  郭杜熊说,这可能就是学生等很多经济实力并不雄厚的人爱上这款游戏的原因之一,“在艾泽拉斯,公平回归了。”

  “我们是孤独的一代人,文化的断层和生活的压力,让我们茫然焦虑。是的,我们会去夜店乱蹦乱跳,我们会去卡拉OK放声歌唱,我们在客户面前侃侃而谈,我们在同学会上意气风发,只是当我们深夜归来打开自己的房门时,我们虚弱得只想哭泣。我们沉迷于游戏了吗?没错,我们沉迷了,但沉迷的对象不是游戏,而是那份归属感。”他极力推荐记者去听“魔兽世界”论坛上某位玩家的这段录音留言。

  据他所知,“魔兽世界”中的“公会”已经成为玩家们的一种重要社交纽带,大部分公会在线上组合,从不认识到认识,从认识到熟识的这么一个过程,到后来公会甚至会组织诸如聚餐等的线下活动。

  在几个与“魔兽世界”相关的论坛中,不乏看到这样的观点:《魔兽世界》不是给儿童玩儿的游戏,在设定上是针对深入研究型玩家的产品。《魔兽世界》需要阅历。小郭也是这种观点的拥护者,他甚至可以从一个玩家的操作就大概推测出其年龄:“很多未成年玩家会带有明显的痕迹,我们一般见着了都会小调戏一下,比如劝他太晚了,该去睡觉了之类的。”

  在小郭眼里,这样一款“理智”的游戏,就好比《红楼梦》一样,是大千社会的缩影,任何人或事,都可以在其中找到相对应。

  “其实在《魔兽世界》里,和在现实生活中做人是一个道理。”这句话出自一个叫做“老德”的玩家。他在魔兽停服期间集结了3万余名玩家去法院起诉,去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投诉,力争为夹在九城和网易两大运营商之间的普通玩家们维权。



 【共有0篇评论】  【查看/发表感想】   【游戏开发论坛3.0】  返回首页
 © 1998-2010 GAMES RESOURCE DESIGN STUDY DEVELOPING SALON BY 何苦做游戏!
沪ICP备16050065号-3